四戒一归

实在没力气管别人怎么逼逼,最大的修行果然是闭嘴。

【杏默】521小甜饼

520妹赶上,就今天发了,当作是聊以慰藉我杏默缺粮的辛巴……

无烧脑无智斗,只是满足我对杏默一家三口的幻想而已T_T  

雁与俏是兄dei情。

修儒是我心中的那盏小夜灯儿!!!

艾特大佬,咳,老大!……打错了←_←@霍琦临 


“幼稚的错误,是谁准许你们一犯再犯。”默苍离此刻背对屋门而坐,厉声斥责道。
冥医在走廊上压低了身子,透过门缝朝屋里看:面对着他的两个少年一红一白,俱都低头不语,手里拿着各自的论文,规规矩矩地站着以听师训。
……不会是在发抖吧?
冥医摇摇头,比起前段时间,二人的心理素质又下降了不少。他有些担心,甚至觉得该去拜访几位抑郁症专长的...

【温赤温】智者有心

这篇文竟然没有起名字?难怪总觉得列表里的它怪怪的。这下老夫重编,顺便给你个名字,走你!!

“既来世遥不可追,便只看今生相伴相随。”

在我眼中,大概二人这样便就是永恒了吧?

渣文笔果然咩也写不好(喷泪)

列位看官容老夫一言,望诸君闻雷↓↓↓莫踩,万不可做出伤己痛人之举。(抱拳)

注:私设温皇在决战时刻便已体会到人间情爱(情可不只爱情哦~)

另:内有二人去世情节,不过……并不虐~~

又且:此篇同人温赤,赤温无差,端看各位如何观之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《智者有心》

正文:

云去晴好,春雨收敛了不少。下了雨的清晨,山间的气温冷得刺骨,让人直想窝在被里,待太阳大些了再出来。

若是照...

有很大机率被喷的文-上

在我面前挂着四幅画:船停海岸、楼出重霄、美人、桃树。
按规则来看,应当是凭着给出的提示,挑出三幅画来,把画由左向右,依次排成正确的顺序放在桌上的浅槽里。游戏规定的时间只有五分钟零十六秒,若超过,我将只能再等一个月再来挑战。庆幸的是排错顺序没有惩罚。
排列组合出来要有24种方法,而且时间并不充裕得我完全可以硬试一遍。
我深吸一口气,只好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慌乱不能带给我新思路。
我记得高中老师说过:题目中给你的所有信息都是有用的,要么是直接,要么是间接。如果有一个没有用上,那你做错题的机率就会提高到80%。
我手头有的信息就是:一张纸条、四幅画、五分零十六秒的限制时间、错误没有惩罚。我仔细观察过...

我曾有过一个朋友

迪泽:

格瓦拉:



Laceration:





我曾有过一个朋友。
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,高考结束之后,他对我出了柜。
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。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,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……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。说来有些可笑,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,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。
说出秘密之后,他仿佛松懈了下来,我们各自去读大学,友谊照常运转,只是多了一些交流。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,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,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...

为森么打UZF的时候,小梦也在里面呢??
🤓🤓🤓
嘿嘿嘿,强行赛梦!

【空艾】相亲&吃醋&表白

“大地,别紧张,只是相亲而已,又不是去打格力扎,放松。”艾克斯栖身终端安慰着看起来异常烦躁的,自己一心同体的伙伴。

此刻的呆…大地正坐在市中心一家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西餐厅座位上。
二人座,对面当然不可能是艾克斯。

不断扯着领带,试图把它调整到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的状态,大地皱着眉头:“不,艾克斯,我不紧张……我只是不想相亲罢了。”大地停下了摧残领带的动作,继而变换坐姿捧起终端对着艾克斯道,“艾克斯,你相信我,我真的不想来相亲,但是队长都已经答应人家了,就算是礼貌一点我也只能……”大地抿抿嘴唇:“况且,其实我,嗯……艾克斯,我……哎,还是算了。”似乎想到了什么,大地又丧气的止住了言语。

面对着大地欲言又止的...

【佐希】小确幸日常

身为宇宙警备队成员,不论等级实力,在无外出任务的时候,除了两个奥特道场的常驻教官以外,其他奥都要排班巡逻光之国日常情况。

看起来没有外勤风险那么大,但是在这过程中,却会发生诸如宠物卡树、小奥迷路、男女奥失恋轻生等等情况。

虽然事件繁琐,但是至少在这一天可以准时下班,就算是警备队队长也不例外。

这对佐菲来讲无疑是个好的休息机会。

正值假期的科学院一把手,希卡利博士此时正在家里打扫卫生。

外派任务许久未归,再加上佐菲也长期坐镇警备队本部,家里早已积攒大量灰尘,想要重新居住,只得彻底收拾一番。

算算时间,待爱人巡逻结束之后,希卡利拿好金币在接奥下班之前准备去趟商业街采购食材。

虽说奥特曼补充能量不必像在地球上时一...

群宣:佐希狗粮集散地
吃佐希cp的小伙伴们,快来一起玩耍!
群号:264799097
佐希小部队哦(´-ω-`)有粮无粮都快来加入吧~~~
太太,小白在等你投喂~
小白,太太在产粮~~

【佐希】花犯-04(完)

04

“佐菲……”

怎么也不会想到,声音的主人会在此时此地出现。

佐菲闻声回头,却不想挨了一拳,一时不察遂无防备的他顿时一个趔趄,稳住身形后开口道:“阿光,我,抱歉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却被扑了个满怀。

希卡利要比佐菲高一些,所以此刻的形式是佐菲的头被希卡利按在肩膀上。

“……”感觉姿势略不按常理来的佐菲却也不敢出声——他家阿光很厉害的!光剑一挥,可以砍飞怪兽!

希卡利却打趣道:“紧张什么,索菲亚哥哥~”

“不,没,恩,阿光,我………”佐菲努力组织措辞想说些什么。

是要告诉他我不是故意忘记你?还是要告诉他对不起没有陪你一起成长?

佐菲不是那伤春悲秋的性格,但此刻却犹豫起来不知该说什么,愧疚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因为怕我生

【佐希】花犯-04

空旷,四野无际。
 
自从行星救回希卡利,后接受奥王的考验进入此地到现在,期间已不知过了多久。
 
迷失了方向的佐菲停在这个渺无人烟的地方许久,他静静的站着,静静的思考着。
 
他亦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。
 
获准希卡利加入警备队之后,奥特之父曾对佐菲说过,你应该明白真正的强大,也应该学会控制自己。
 
佐菲不明白为什么大队长会冷不丁神来这一笔。
 
而现在他明白了,所谓的控制不过就是克制。
 
用需自己的责任去克制,用爱去克制。
 
不管是否正确于其他人,但至少对他、对希卡利是正确的就够了。
 
甫一见到卸去复仇铠甲之后的希卡利,佐菲便...

© 四戒一归 | Powered by LOFTER